江上暮雪
您的位置:主页 > 江上暮雪 >

毛寿龙:美股第五次熔断可能性很大!不要看短期

时间:2020-03-21   所属栏目:江上暮雪   点击:

undefined

毛寿龙:美股第五次熔断可能性很大!不要看短期

3月20日,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做客财经《财经派云对话——聚焦全球金融市场大震荡》直播节目,就全球金融市场大震荡对世界和中国经济的影响进行了深入分析和解读。

毛寿龙:美股第五次熔断可能性很大!不要看短期

以下为直播实录:

我记得熔断时感觉金融危机马上要到来。美国股市的动向往往是世界经济的风向标,对中国来讲也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好像国家马上要采取行动、采取措施。但现在不同,这次我觉得主要是疫情,我尤其比较关心制度治理和秩序,不是从当前的数据来看经济问题,更多是从长期趋向(来看经济问题),关注投资者的长期效果。

我觉得,这时美国的基本制度、秩序和治理并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变化,发生四次熔断,从理论角度长期投资来分析,应该可以忽略不计。要关注的一点是疫情对于美国的经济、治理和制度本身的影响有多大,尤其特朗普开启了战时应急以后,他的权力就太大了。如果他启动战时经济,美国所有的企业家的行为、投资者的行为,消费者的行为,包括他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官员的行为都会发生大变化。从奥地利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从我关注的制度经济学的领域出发,对于投资者来讲,我想还是要小心短期变化。当然,还要看疫情本身,关注疫情本身对未来的变化。

短期上涨并不能作为长期分析的指标

目前来讲,短期一天行为发生变化还不好说,一方面还是要看对疫情的预期是怎样的,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方面。如果大家觉得放个春假就结束了,可能大家已经有点这种理性预期了,就好像中国的春节延长一下,美国放一个春假,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当然也有一些对冲的人做空。有人说现在巴菲特他们都进入了,当大家都恐慌的时候,对有些人来说是赚钱的机会,其实也未必如此。如果恐慌的时间比较长,做空的人总是亏,对冲基金就没有力量了。如果延长两个月甚至三个月以上,所有人都没有力气了,到那时金融危机可能就出现了。

但实际上还是企业家行为的问题。企业家的行为发生改变,企业的行为发生改变,生产中断。股票市场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价格不是产品的价格,而是市场宽度、厚度以及重度决定股票的整体价格,从长期趋势和最近的变化来讲,我觉得主要还是要看疫情对于各个方面的行为,尤其是企业家行为的影响。如果企业家行为都发生了中断,很难预期的话,这时候市场的广度、宽度和重度下降,股票市场做空的机会其实非常少,应该说还是往下的趋势。

即使发钱也是一样的,钱对国家来讲就是一个数字,就是纸币,它一定要通过老百姓的血汗和企业家的创造性精神才能变成真正有价值的金钱。从货币转变为金钱,一方面是量化宽松发行货币,另一方面要把它变成金钱。这需要市场的宽度、厚度和重度来支撑,如果没有这些支撑,至多会导致短期的价格上涨、通货膨胀。如果是基本面保持战时秩序,国家进行价格管制,企业家又保持一种比较良好的慈善态度,平价买卖,这时市场就会变得更加单薄,所以我觉得今天的短期上涨并不能作为长期分析的指标。

美联储的政策是双重的

我认为,对于美国而言,特朗普实际上对货币政策也说不上什么话,美联储有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有时候美联储的想法挺奇怪,历史上有时候货币紧张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货币的价格是时间偏好,一般人都是对现在的时间偏好大,对未来的时间偏好相对比较差,这时候利率肯定是正的。如果利率是负或零的话,那意味着货币政策也在鼓励大家偏好现在的价值。这时企业家会被它带着走,大家会更多地减少流动性,增加很多未来的投资。反过来说,我发现企业家的很多决策往往是被美联储带着走,会带着很多人走错,不行的时候,金融危机就会发生。一般我们不认为金融危机发生时是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是两码事,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我看美国人的生活过得好好的,因为经济危机没有发生,金融危机是金融本身调整的过程,所以经常会上下波动。

有国外的经济学家比较发达国家为什么总是发生金融危机,而中国的金融危机反而少,即使是股票市场也和实体经济没多大关系。虽然大家都认为中国的政府各个方面干预很多,但实际上在很多领域企业家是有非常大的决策空间的。虽然有很多规定的法律,但实际实施的效果不是很好,并没有管很多。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说中国经济为什么40多年一直保持快速成长,即使下跌也不会收缩,头一两个月的收缩也是因为疫情,整体来讲还是会发展的,中国没有金融危机。当然也有人认为中国有金融危机,但西方为什么有那么多金融危机呢?其实跟它的货币政策不稳定,把企业家的决策带错了有非常大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日本等很多国家零利率、负利率,这种金融政策其实就是不鼓励储蓄、不鼓励投资,而鼓励消费的政策,最后让实体经济也受到了损害。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美国的金融政策其实也赚了它的便宜,这个便宜就是全世界的金融市场并不是那么国际化。除了伦敦之外,而且它的水比较深;香港也是国际化的,但它的水相对浅一点;新加坡也国际化,但它也比较小。真正的国际金融城市除了伦敦之外就是纽约,但纽约其实是一个国际性的城市,从这个意义上讲,一旦发生全球性的危机时(不是金融危机,而是发生其它危机时)美元的价值是大幅度提升的,这使得美元值得投资。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打的这些牌,其中一张牌就是,当美元的价值提升后,大家都愿意持有美元,拿到了美元又会投资,从这个角度来讲,他的政策对于投资者行为会产生影响,对美国本身也是有利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美联储的政策还是双重的。一重是对于美国本地的长期投资行为有一些影响,使得它本身会进入金融危机的循环(我说的金融危机是金融市场本身的正常调整,而不是它自己的危机)。另一方面,由于它是全球化的影响,它的量化宽松并不见得对美国有利,而是对全世界的。比如,英镑兑美元在跌,欧元也在跌,人民币跌的少一点。另一方面可以看到大家对欧洲、伦敦政策的失望程度比对美国的失望程度多一些,美国采取了政策,有可靠性。现在大家基本认为欧洲控制不住,特朗普认为自己采取的措施还是有办法的,与此同时美国还在看日本是怎么干的、韩国是怎么干的、新加坡是怎么干的,这些是发达经济体,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所以他们觉得不具有可比性。新加坡、台湾的控制办法他们觉得还是可以学,医护水平也相当,如果这些经验他们学到做到了,这时我觉得对美国的疫情控制还是乐观预判,这种乐观预判也反映在金融市场上,至少给大家做对冲时有个动力。

实际上美元是市场秩序的基础设施,如果美元利率变化太快、美联储的政策变化太快,对世界经济波动的影响太大了。

没必要担心中国的利率政策